喜欢玩网游的人,对于迅游科技(300467.SZ)应该不陌生。曾因 " 网游加速器第一股 " 光环在 2015 年上市时连续 19 个涨停板,股价一口气暴涨 567%,最高时达 297.3 元 / 股,成为当年名副其实的大妖股。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公司业绩下滑,股价暴跌,迅游科技三大创始人章建伟、袁旭、陈俊均陷入质押爆仓风险之中,公司也连续上演创始人内斗戏码。4 月 10 日,迅游科技晚间发布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披露日,股东袁旭累计被冻结股份约 2185 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 100%,占公司总股本的 10.75%。

受此消息影响,次日(4 月 11 日)迅游科技开盘跌幅达 5%,仅上午半天跌幅突破 11%,股价不到高峰时期的零头。

与此同时,迅游科技的经营情况也不太好,由盈转亏。

股东股份被冻结

4 月 10 日晚,迅游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接到公司持股 5% 以上股东袁旭告知,并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获悉袁旭所持公司股份存在新增轮候冻结的情形。本次新增轮候冻结的股份数量为 2185.39 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 100%,占公司总股本的 10.75%。

公开资料显示,袁旭不仅是公司股东,也是公司创始人之一,2008 年与合作伙伴创办了迅游科技,袁旭担任迅游科技董事兼 CEO,全面负责迅游科技的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2015 年 5 月 27 日,迅游科技于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袁旭也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创始人 & 实际控制人。

“网游加速器第一股”迅游科技股东的股份被冻结了

此次股份被冻结,迅游科技表示,经与袁旭核实,截至公告披露日,除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查询获取的数据外,袁旭尚未收到关于本次司法冻结事项的法律文书、通知文件等,目前未知冻结原因。

迅游科技进一步表示,袁旭所持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系其个人事项,目前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无直接影响。截至公告披露日,袁旭及其一致行动人陈俊、大数据公司不存在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的情形。

事实上,关于袁旭资产问题,很早就被同为公司创始人的章建伟透露。

公开资料显示,迅游科技由章建伟和公司高管袁旭、陈俊三人合伙成立, 三人一起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创业伙伴 " 反目成仇 ",2019 年,袁旭、陈俊提议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免除章建伟公司董事长职务的议案》《关于推举袁旭为公司董事长候选人的议案》。

尽管经过一番激烈的博弈,双方很快握手言和,并对外表示 " 近期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位实际控制人就公司治理、大股东质押纾困、管理层新老交替等相关事宜进行了充分沟通,达成了充分谅解。"

但三人之间的嫌隙却没有就此消除,矛盾在 2021 年再次爆发,当年 3 月迅游科技审议通过了《关于免除章建伟先生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本次董事会会议依然由袁旭、陈俊提议召开。

不服气的章建伟很快进行了反击,公司董事会收到章建伟提交的《关于免除袁旭董事职务的临时提案》,章建伟指出,袁旭在董事任职期间出现个人巨额债务到期未清偿,违反董事的忠实、勤勉义务,并依次列出了四条 " 罪状 "。并直指 " 袁旭与公司交易对手可能存在其他利益安排,并阻挠公司依据生效判决实现超过 1.36 亿元的债权,损害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

年度业绩由盈转亏

此次袁旭股份被冻结,是否因为 " 宫斗 "?答案目前尚未可知,但在内耗之际,市面上同类产品竞争越来越激烈,内忧外患下,公司业务表现也难言乐观。

根据迅游科技此前发布 2021 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业绩由盈转亏。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 15 亿元– 1.8 亿元,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

迅游科技在公告中将亏损原因归为三大类,一是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 8 号 - 资产减值》的相关规定,公司及公司评估机构、审计机构对公司子公司、联营、合营企业及其他参股公司权益类工具投资、商誉资产组等进行了全面清查和实施资产减值测试。其中:因并购成都狮之吼科技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及无形资产初步预计 2021 年度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约 9700 万元左右;对联营、合营企业及其他参股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预计 2021 年度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约 1000 万元左右。

当年,迅游科技在主业业绩下滑时,试图通过并购丰富收入来源。期间,迅游科技 2.17 亿元收购雨墨科技 13.4% 的股权、1 亿元收购逸动无限 18.18% 股权、27 亿元收购狮之吼的全部股权。

但是这些收购业务并没有为公司带来理想中的价值,反而成了累赘。迅游科技连续计提巨额商誉减值使得公司业绩出现严重亏损。尤其是对狮之吼 " 蛇吞象 " 式高溢价收购,直接导致迅游科技账面形成商誉 22.7 亿元。2021 年迅游科技再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约 9700 万元左右,成为这次亏损占比最大的一部分。 

二是报告期内,公司部分参股公司经营下滑,净利润同比下降。公司根据对参股公司的持股比率,确认相关投资损失约 4200 万元左右。

三是报告期内,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 18 号 - 所得税》的相关规定,公司对递延所得税资产进行了复核。由于报告期内 PC 端加速业务同比下滑,没有充足证据证明已计提递延所得税资产在合理期间能够转回,公司对已计提递延所得税资产冲回,减记递延所得税资产的账面价值约 4500 万元左右。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交易对方未完成业绩承诺,迅游科技不及时披露收监管函,针对因收购成都逸动无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完成业绩承诺目标且交易方未按规定履行承诺义务事宜,该公司在交易对方未履行业绩承诺及股权收购协议履行情况发生重大变更时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 2021 年 9 月 16 日方以临时公告形式披露相关进展。深交所对迅游科技及子公司上饶市广丰区中迅投资中心交易对方和业绩补偿义务人于晓晖、庞剑飞、唐兴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如今,公司内忧已经让资本市场信心大跌,面对混乱的局面,迅游科技能否恢复正轨?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