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这段时间里,俄乌局势无疑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而除了战局外,想必大家还会隔三差五地看到,某某公司宣布调整自身在俄罗斯的政策,以及改变面向这一市场的业务。其中包括微软、谷歌、甲骨文、苹果、Adobe等企业,已纷纷对俄罗斯关上了大门,而任天堂、Epic Games、Steam等游戏平台也对该国玩家说不了。

为此,俄罗斯方面日前取消了从2015年开始对盗版网站RuTracker的封锁,也使得让这家曾经全球最大的盗版资源网站重见天日。同时有消息称,俄罗斯或将对盗版软件网开一面,以缓解制裁的压力。甚至在目前传出的俄罗斯经济发展部相关文件中显示,“取消在俄罗斯联邦使用未经许可的软件的责任,这些软件由支持对俄制裁国家的版权所有者拥有。”

或许一些朋友对于RuTracker或者说俄罗斯的软件破解水准、黑客产业规模不甚了解,但是有一个事实却是不可忽视的。此前来自Web领域最为知名的信息提供者W3Techs,在2020年发布的“全球点击量最高的1000万个网站使用的语言”统计报告中呈现出了这样的结果,除了作为世界语言的英语拥有60.4%的网页之外,俄语网页(8.6%)的占比超过了法语、德语、日语、韩语网页之和,而中文网页则仅有1.5%。

要知道,全球以俄语为母语的人约为1.64亿,基本上都在传统意义的斯拉夫地区,人数仅为汉语使用者的九分之一左右,但在互联网上俄语的影响力却超过了汉语、西班牙语、法语等,在现实世界里覆盖面更为广泛的语言。全世界网民访问非母语的俄语网站,显然是原因的,甚至俄罗斯的黑客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就是全球盗版资源最核心的分享者之一。

盗版资源站RuTracker解封,游戏厂商要自食其果

以此次的主角RuTracker为例,原名Torrents的Rutracker是俄罗斯最大的BT服务器,在这家网站上可以说是充斥着几乎一切你可以想象到的资源,其中包括从付费新闻到Windows、AutoCAD、EDA、Adobe全家桶等,到各种3A游戏,再到来自全球各国的电视剧、电影、音乐、体育赛事,乃至各种期刊论文、电子书、教材。换句话来说,就是在微软、甲骨文、Adobe宣布不再向俄罗斯市场提供产品和服务,Epic Games、任天堂、Valve不卖俄罗斯玩家游戏后,俄罗斯方面直接一步到位,既然不让我们用正版,那不如直接回到二十年前的“大盗版时代”。

事实上,说俄罗斯是全球盗版资源的源头之一并非没有道理,得益于苏联时代留下的信息教育遗产,俄罗斯的计算机教育水平相当之高。按照俄罗斯联邦教育标准(FES),该国中学信息技术课的内容就包括了理论基础、计算机运行原理、信息技术、网络技术、算法化、编程语言和方法、信息学与社会几个部分。

以全球知名的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为例,自2000年开始参赛以来,在这20余年间俄罗斯大学的团队甚至获得了三分之二的冠军。与此同时,俄罗斯的IT行业发展却并不充分,除了卡巴斯基、Yandex等少数几家公司外,并没有太多的相关企业,因此也导致了人才供给过剩,大量的计算机相关人才进入了黑客行业。

而至于俄罗斯黑客的水平,相信许多老网民有话要说,当年各种软件注册机里标配的魔性BGM,也就是所谓的“Keygen Music ”就正是俄罗斯黑客的标志。并且俄罗斯的BALDMAN、skidrow 、code-gen也都是大名鼎鼎的破解小组,当年3DM、游侠网上的盗版游戏,甚至大多数是在俄罗斯盗版的基础上进行汉化,以至于有时候汉化不到位会出现俄语的西里尔字母。并且俄罗斯黑客最为著名的“成绩”,就是率先破解了微软曾严防死守的Windows XP,最早盗版Windows XP都是需要俄罗斯黑客开发的算号器来得出CDKey。

此前在2015年,作为Netflix等流媒体平台进入俄罗斯市场的交换条件,俄罗斯监管机构取缔了Rutracker,并宣布追捕与该网站相关的黑客,使得其进入了静默状态。在有着悠久的盗版传统、且本身实力又极为强大的情况下,当年好不容易才在版权保护的大旗下将Rutracker“关进笼子”里,而如今俄罗斯此举也让诸多业内人士认为,或直接让互联网倒退了二十年。

在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经过了全球版权方孜孜不倦的努力,保护版权几乎已经成为了全球的共识,而使用盗版内容的人,或是将盗版视为互联网共享精神缩影的支持者也已经越来越少。但此次微软、Epic Games、Adobe、Oracle等软件商制裁俄罗斯的举措,或是重新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游戏厂商拒绝向俄罗斯用户提供服务,几乎等于亲手毁灭了过去十余年里用低价“收买”俄罗斯用户的成果。相比于破解的盗版游戏来说,Valve的Steam、Epic Games、任天堂的eshop无疑提供了更加完善的服务,等于说俄区的玩家可以用相当低廉的价格获得更好的服务,自然就挤压了盗版的生存空间。

虽然盗版资源一直都在,但为什么全球消费者越来越多地消费者正版,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去碰盗版,消费者并不需要购买才能享受到相应的服务,而是正版观念或者道德感促使他们拒绝使用盗版。而消费者为什么要购买正版游戏和软件,为的是支持创新以及获得更好的服务,但在游戏公司与软件厂商主动放弃了服务后,等于说消费者与他们之间的契约被撕毁。在破窗效应的影响之下,玩盗版游戏、使用盗版软件的负罪感,显然也会大幅降低。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或许还会打击国际版权保护。本来在今年1月,日本牵头成立了国际反盗版组织(IAPO),并且在积极游说俄罗斯电信监管机构Roscomnadzor加入,但现在的情况是俄罗斯方面已经开始反制,这就意味着即便在中国、美国、日本等地的反盗版取得了成效,但俄罗斯将再次成为全球盗版内容的源头,甚至未来将俄语汉化将成为新的方向。

不过,对于当下这个互联网精神几乎已经消失的世界来说,互联网倒退二十年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TAG: